回忆与思考(7)
- 第四野战军网bbs ( http://www.4yjd.cn/bbs/Default.asp )
-- 四野子弟 ( http://www.4yjd.cn/bbs/ShowForum.asp?ForumID=6 )
--- 回忆与思考(7) ( http://www.4yjd.cn/bbs/ShowPost.asp?ThreadID=16782 )


作者:kenny-w
发表时间:2020/5/1 16:50:31


     ——父亲五十周年祭(陶斯亮)

    1960年12月,爸爸出任中南局第一书记,记得处理的第一件事就是“信阳事件”。“信阳事件”指的是1959年冬至1960年春,发生在河南省信阳地区的饿死一百多万人的惨痛事件。我当时看过我爸爸拿回来的照片,一个县委书记作威作福,坐在一个很豪华的大船上在河上走,一些穿着破破烂烂单衣的农民在岸上给他拉纤。我觉得很惊讶,共产党里怎么有这样的败类!记得爸爸当时非常气愤,摔着那些照片说:“这哪里是共产党的干部,简直是国民党!”
    有时候一激动起来爸爸什么话都讲得出来。在中南局期间,1962年夏天,爸爸和王任重同志到广西的龙胜县做两查研究。他发现当地联系产量的农业生产责任制(即“联产承包”,其实就是后来的“包产到户”)很好,当即主持写了《龙胜座谈纪要》,准备在中南五省推广这一有利于提高农民生产积极性的做法。 7月初,爸爸到粤东检查工作,一路上他都在讲龙胜座谈纪要。到了汕头,刚好澄海县委在召开公社党委书记会议,他便在会议上非常激动地讲:“我们不搞贫穷的社会主义,要搞富裕的社会主文!”,“增产就是马列主义!”这话在当时是很危险的言论,下面的人和他的秘书都很担心,私下里说:“糟糕,又走火了!”
    爸爸老部下王匡回忆:在被后人称为“广州会议”上,总理讲话后,陶铸发言,他说:“我拥护给知识分子脱掉资产阶级的帽子,不能再叫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是为人民服务的,是建设社会主义必不可少的力量,应该叫人民知识分子。”王匡叔叔说,“在当时的形势下能够这样旗帜鲜明地为知识分子‘摘帽加冕’,是很需要一番勇气和胆识的,甚至是要担政治风险的。但是,陶铸的话说到了知识分子的心上,代表了我们党的正确主张。”
    王匡还回忆了爸爸对国学大师,中山大学教授陈寅恪的关心照顾,是非常令人感动的。他说,陶铸经常去看望陈,解决他的困难。听说他用脑过度,常为失眠所苦,即嘱人从香港买来进口的安眠药。陈寅恪视力不好,陶铸便命人给他家修了白色甬道。1962年,73的陈寅恪不慎摔断右腿,住进医院。陶铸得这一消息,指示给他派专职护士长期照顾。住院的第三天,他亲自到医院探望,又指示再加派一名护士。当时有人对此提出非议,爸爸反问道:“陈寅恪双目失明,要不要配备一名护士?双目失明又摔断了腿,要不要再配备一名护上?瞎了眼还著书立说,要不要再配备一名护士?我看护士派少了,而不是不应该!”
    1986年《陶铸文集》出版,七十年代末曾担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的仲勋同志特意为文集写了序言,其中一段话说的非常客观,他说:过去我和陶铸没有在一起工作过,但是每逢相会、总是无话不谈。在我到中央工作之后,只要有机会见到他,都要亲切地交谈,谈形势,谈问题,交流经验,检讨失误。能够谈真心话,这就是我印象中的陶铸。前几年我在广东工作时,常常听到与他一起工作过,受过他熏陶和教诲的同志对他的赞许与怀念。他在广东时,工作勤奋,成绩卓著,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当然,他和许多普通人一样,难免也有缺点和错误,但他为人豪爽,从善如流,善于总结经验教训,富于自我批评精神,这不仅没有降低了他的威信,反而更增强了人们对他的崇敬。


第四野战军网bbs


Script Execution Time: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