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与思考(4)
   返回网站首页第四野战军网bbs军事论坛 四野子弟

发表新主题 回复帖子 您是本帖第 516 个阅读者 
分享到: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2
 主题:回忆与思考(4)
kenny-w
 



等  级:超级版主
经 验 值:84015
社区金币:35292
总发贴数:12116
注册时间:2008/3/11
状  态:离线
信息 短讯 邮箱 主页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回忆与思考(4)

     ——父亲五十周年祭(陶斯亮)

反“地方主义”

    广西剿匪胜利后,又遇到广东的土改搞不下去。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叶剑英和第三书记方方原籍都是广东。他们认为广东的情况跟内地不太一样,很多地主都是华侨。他们不赞成对地主抄没家产甚至肉体消灭,主张和平分田。除欺压鱼肉百姓者按其罪恶相应惩处外,对一般地主只分田、分浮财,不挖底财;对华侨、侨眷或兼营工商业的地主,仅没收其出租的部分,不收其房屋家具;对开明士绅和知识分子区别对待。但他们受主席批评,说他们搞“和平土改”,在中央书记处会议上点名“广东土改迷失方向”。正在这个时候,朝鲜战争爆发了。1951年11月,主席再次批评“全国只有新疆的土改、广东的土改工作是两只乌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我爸爸被派到了广东,按照中央的指示推进土改。一如既往,我爸爸再次成为坚定的执行者。
    这事就联系到了广东的反对“地方主义”。1952年 6月,中央专门开会讨论广东问题,批判了方方等人:一是土改右倾,二是地方主义。接着又掀起批判冯白驹、古大存等广东省领导人搞“地方主义”的政治运动。叶帅也被靠边站。叶帅当时意见很大,说:“陶铸,在广西一脚踢开了张云逸。到广东,又一脚踢开了我叶剑英。”其实,我爸爸跟方方、古大存等没在一起工作过,历史上没任何恩怨。方、古被免职以后,省里把他们的工作用车也取消了,爸爸知道后非常生气,让恢复古大存的待遇,房子、汽车、工作人员等都不变。
    爸爸还做了个“人情”,那一届省人大常委的委员本来定的是我妈妈,爸爸却要把这个名额让给方方的夫人。他试图做我妈妈的工作:“方方的心情不好,这个名额就让给方方的夫人呗,你就别当了。”没想到我妈妈不买他的账,而且非常生气,她说:“我是党的干部呀!我这个人大常委是中央定的,你凭什么拿我来做人情呀?你有什么权力取消我的人大常委资格!”于是,我妈妈给主席写了信,把这官司一直打到主席那儿。主席对我爸爸说“善马任人骑,善人任人欺”。主席断了官司以后,我妈妈最终还是当上了人大常委。
    当时的广东省副省长冯白驹、省委组织部部长云广英也被打成“地方主义”分子。恰恰我在广东最好的朋友就是冯白驹的女儿冯尔超和云广英的女儿云月波。我们亲如姐妹,关系好到三个人做衣服时,妈妈们都会给我们做一样的。我们不仅白天黏在一起,还经常住在一起。我到她们家去,她到我们家来,彼此从没有感觉到父辈之间有什么恩怨。
    我后来看到有一些材料说“古大存在延安整风的时候整过曾志,所以陶铸就报复他。”据我所知,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其实他们共同走过来岁月,共同打下的江山,彼此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但路线斗争从来是党内原则问题。我爸爸属于那种执行力很强的干部,所谓啃硬骨头的人。他对主席的指示绝对坚决照办,对中央决定了的事情三下五除二,绝不拖泥带水。他在广东工作期间,由于坚决执行一些左的方针政策,而伤害了一些好人。他犯这些错误不仅与内部路线斗争有关,归根结蒂还是和他的性格有关。
    1990年代开始,我接受一些媒体的采访时,替我爸爸向被整的人表示了歉意。我认为,我爸爸在广东的工作三七开,这三分就是他领导土改的过“左”、过粗糙,然后加上所谓的反“地方主义”,没有考虑到广东的特殊性,挫伤了广东干部的感情。我说,我认为我爸爸在反地方主义、土改、大跃进啊,这些运动中是犯了左的错误的。后来文章用了一个标题党的题目,《陶铸的女儿陶斯亮曰:我爸爸在广东有七分功三分过》。虽然我爸爸在文革中成为更左的路线的牺牲品,但他去世多年后,作为女儿,我愿意替他向这些被整的人道歉。后来广东一些媒体发表文章,认可我的态度,表示欢迎。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20/4/28 16:07:15  IP: 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第四野战军网bbs


Script Execution Time:1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