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在辽北战场的尖刀——记辽吉一分区十五团(2)(邬海文 张冠)
   返回网站首页第四野战军网bbs军事论坛 四野足迹

发表新主题 回复帖子 您是本帖第 1332 个阅读者 
分享到: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2
 主题:插在辽北战场的尖刀——记辽吉一分区十五团(2)(邬海文 张冠)
2503387



等  级:师长
经 验 值:1016
社区金币:1016
总发贴数:343
注册时间:2011/3/9
状  态:离线
信息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插在辽北战场的尖刀——记辽吉一分区十五团(2)(邬海文 张冠)

194611月,辽吉军区根据军事斗争形势发展的需要,决定辽吉一分区在大沁他拉组建骑兵团,以原辽吉五分区的骑兵大队为基础,抽调一分区其他部队的骑兵和各县区的骑兵。19471月,由于原一分区步兵十五团分别编入其他部队,骑兵团遂定番号为十五团,习惯上仍称骑兵团或骑兵十五团。该团于19482月下马,改编为步兵十五团。

骑兵团设有司令部、政治处、后勤处,下属有5个连及1个警卫连。团长先后为周世源(任至19472月止)、李育民(任至5月止)、赵世柱(任至7月止)、吴厚之(任至19481月止);政委先后为赖发新(任至19475月止)、李彦令(任至12月止)、何郁亭;副团长兼参谋长张庆诚(19473月任副团长);政治处主任先后为李清晨(任至19472月止)、李彦令(任至6月止)、马建德;后勤处长为齐温海。团司令部下设作战、通信、军务、管理等4个股,政治处下设组织、宣传、保卫、直工等4个股。

骑兵团前身为原辽吉五分区路西支队的骑兵大队,大队长为张庆诚,副大队长为李天佑,全大队将近300人。刚编成骑兵团时,全团有4个连及1个通信排。第一连连长先后为陈满堂、邢永胜,指导员为王守文;第二连连长为李文雅,指导员为李振魁;第三连连长为武生云,指导员为李兰亭;第四连连长为曹俊才。由于一分区准备将地处蒙古地区的奈曼作为反攻的依托区,使骑兵团的组建就更加显得十分重要。骑兵的特点是速度快,突击力强,擅于远距离奔袭,出敌不意,打敌不备,小股土匪和降队十分惧怕。骑兵对于运动之敌实施侧翼迂回包围,或担任侦察警戒、掩护部队转移、追歼逃跑漏网之敌,都是十分有利的,行动十分自如。

骑兵团组建之后,同兄弟部队一起相继参加了扎兰营子、来斯沟屯的战斗。在一分区司令员刘述刚的指挥下,于194611月消灭了活动于八仙筒附近的300余名土匪。在一分区副司令员孙兴华的带领下,先后剿灭了活动于奈曼旗南部一带的土匪仁又大、小庄稼人路字等匪股,在石匠沟击毙匪徒30余人。    19461220,骑兵团配合一分区十四团进攻阜新红帽子,拔掉了国民党军设在红帽子的据点。接着,骑兵团乘胜挺进福兴地,突然袭击了土匪降队,第1连在战斗中将国民党降队团长击毙。12月底,骑兵团于半夜对盘踞在八仙筒的国民党军发起攻击,将国民党军赶走。

战斗中,骑兵团下属各连都增加补充了兵源,增加了直属炮兵排,配备了3门六炮。

1947119,在开鲁双合兴的剿匪战斗中,骑兵团特派员张树不幸腹部中弹负伤,因流血过多而牺牲,年仅30岁。张树是河北省新河县十户屯人,19385月入伍,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双合兴战斗中,骑兵团排长刘金山也光荣牺牲。

19473月,为了策应东北民主联军主力部队作战,一分区部队由奈曼向康平、法库一带挺进。骑兵十五团担任了长途奔袭伪乡公所,摧毁地主武装,深入敌后侦察情况,掩护地方政府开展工作,扩大解放区,开辟游击区等任务。骑兵十五团在东蒙自治军司令员阿思根的带领下,随同蒙骑第一师、蒙骑第二师挺进库伦、哈尔套一带,奔袭了科左后旗的吉尔嘎朗,一举歼灭了国民党科基后旗保安队,俘虏了保安司令兼旗长贺喜格以下300余人。接着,骑兵十五团进入库伦、彰武、科左前旗的交界地区剿匪,掩护和协助地方政府发动群众。    19474月,骑兵团副团长张庆诚奉命带领警卫连一个排30多人去库伦,清理团后方。他们从后新秋向西走了10多公里路,遇到了属于国民党彰武县长包国良的马、牛群。包国良是彰武有名的恶霸地主豪绅,有钱有势有武装,拥有5个连兵力的骑兵。张庆诚副团长带领战士们赶走了包国良手下看护马、牛群的人,缴获了400匹马、500头牛。他们高兴地赶着牛、马群向库伦进发,由于牛群走得比较慢,影响了行军速度,张庆诚果断地决定,丢下牛群快速前进,免得包国良的骑兵追赶上来。

在沙坨子里,张庆诚等人挥鞭驱马疾驰。有的马跑死了,就换乘马群的马骑,继续。下午5时,张庆诚等人进入库伦城街里。包国良的骑兵随后就赶到了库伦城外,他们在周围转了几天,寻找被抢夺走的马群,但也不敢向库伦街发起进攻。张庆诚将缴获的马匹全部交给了库伦旗政府副旗长孙馨远,清理完团后方之后,返回了康平。

1947512,一分区骑兵十五团攻克了彰武县冯家窝堡,消灭了国民党独立支队包留柱部,摧毁了国民党彰武县第三警察分局,俘虏了分局长顾广春以下40余人,缴获掷弹筒1个,枪20余支,马60匹,牛45头,弹药和文件一部。包留柱只身逃往彰武县城。5月中下旬,一分区主力部队连克康平、法库两座县城。骑兵十五团之一部掩护铁岭县武工队进入本县境内活动达6天之久,扩大了党的影响,对反把倒算分子起到了极大的威慑作用。

一分区部队占领法库县城以后,骑兵十五团团长李育民亲自带领第三连,前往法库以南大孤家子一带执行警戒任务,并于528返回法库县城。此时,国民党军队已经重新占领法库县城,团长李育民由于不知道情况发生了变化,带领几个人冒然策马入城,被埋伏的国民党军打伤后俘虏。第三连连长武生云带领全连跟在李育民团长后边,相距约半里多路,也遭到了国民党军在法库两侧山上制高点的火力袭击,伤亡10余人,被迫后撤。

19476月,辽吉军区根据情报得知,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即将派遣新编骑兵第一军向法库、康平一带推进,企图切断东北民主联军第七纵队驻地郑家屯与后方白城子的联系,破坏第七纵队与第二纵队的协同作战行动,牵制夏季攻势的展开。为了粉碎国民党军这一企图,辽吉军区决定组建蒙汉联军骑兵部队,由曾敬烦任司令员,一分区骑兵十五团也编入了该部队。

国民党军新编骑兵第一军在辽河边搭起浮桥,动作迅速地跨过辽河,占领了法库以南的大孤家子、三面船一带,并派出骑兵第三师抢占了法库、新民之间的公主屯,以掩护其侧翼安全。

面对紧急的敌情,辽吉军区司令员邓华和政委陶铸当机立断,命令蒙汉联军骑兵部队立即出发迎战国民党新编骑兵第一军。

蒙汉联军骑兵部队于6月中旬抵达康平县以西,在辽河以北的平原地带布成了一个口袋阵,严阵以待。    大地一片朦胧,夜幕徐徐降临。蒙汉联军骑兵部队司令员曾敬烦下达了出发的命令,一队队战马在黑暗中向南进发,向预定攻击地点快速行进。半夜,部队插到了距离大孤家子15公里处,等候着总攻命令的下达。侦察兵抓来了舌头,摸清了国民党军阵地的情况。

夜雾悄无声息地弥漫开来,战士们奉命下马,从东西北三个方向,悄悄地摸到距国民党军阵地约50处潜伏下来。

总攻于凌晨130分开始,顿时尖锐的枪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山炮的轰鸣声,手榴弹的爆炸声,战士们的喊杀声,刀枪的碰撞声响成一片。

战火笼罩了大孤家子。

国民党新编骑兵第一军军部响起了一阵可怕的喊声、咒骂声和哀求声。恐慌、混乱和死亡充满了整个军营。不到一个小时,敌人支持不住了,开始向三面船方向溃逃。

不能给国民党军喘息之机,蒙汉联军骑兵部队在后面策马追击。当追杀到三面船时,东方微微泛起了灰黄色的朝晖。

国民党军骑兵第一师迅速地摆开阵势,开始了十分凶猛的反攻。

一道道急促的火光闪了过来,挟着一声声轰然巨响,广阔的辽北平原上涌起一股股泥土的喷泉。在随风飘散的硝烟中,国民党军的马队象群乌鸦,呼啦啦地冲了上来。

一片刀声铿锵,一片杀声震天。骑兵对骑兵,眼睛分外红。蒙汉联军骑兵部队的勇猛冲杀,给国民党军造成了很大伤亡。

敌人又一次溃败了,逃向位于大孤家子东北的黄贝堡,企图依靠敌骑兵第二师卷土重来。然而,兵败如山倒,敌骑兵第二师很快就被蒙汉联军骑兵部队打垮,向铁岭方向溃逃。

战士们夹紧马肚呐喊着猛追上去,战马的鼻孔里喷射着热气,马刀上闪耀着凛冽的寒光。

气喘吁吁的敌人刚刚拼命逃到大青堆子一带,就遭到了东北民主联军蒙骑第二师的截击,使敌人无法逃向铁岭。敌人被逼无奈,只好勒转马头,向西面的新民、彰武方向逃窜。

当敌人逃到新民县公主屯南面时,又遭到东北民主联军蒙骑第一师的猛烈炮火的拦击,敌人在蒙骑第一师的猛烈冲杀下溃不成军,陷入了蒙汉联军骑兵部队的三面包围之中。

南面是滚滚的辽河,由于上游下了暴雨,涨了大水,浮桥已被大水冲毁。法库县城出来接应的国民党军队,被步兵二十五团在双台子堵截住,无法向前推进。

蒙汉联军骑兵部队中的4个骑兵团由曾敬烦司令员亲自带领,连续追击敌人两天两夜,马不停蹄地东讨西杀。一分区骑兵十五团一直跟随曾敬烦司令员追歼敌人,战士们的军装被尘土染成了黄呢子,面目憔悴却精神焕发,眼睛血红但炯炯有神,满是汗污的脸上,流露的是夺取胜利的信心。

为了使战士们稍微休息一下,曾敬烦司令员带领一分区骑兵十五团进入新民县东蛇山子村附近的小村子,让大家吃点东西,抽一袋烟,提一提精神,以利再战。

 凌晨5时,哨兵带来了一位肩挎粪箕的40多岁的庄稼汉。他向曾敬烦司令员报告,说东蛇山子村睡满了国民党军骑兵,而且在村北的小山坡上还架着好几挺机关枪。

曾敬烦一听这个情况,感到既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东蛇山子村南面是辽河,敌人处于背水作战的地位,就象钻进了死胡同;担忧的是身边只有一个团,其他3个团没有跟上来,感到力量不足,而敌人是会垂死拼命的。

曾敬烦略微思考片刻,一咬牙下决心打。他紧捏刀柄,命令战士上马,并将情况作简短的介绍。冲上去!冲上去消灭敌人!”

战士们压低嗓门呐喊道。一个头缠绷带战士,高高地扬起了雪亮的马刀。

一刻钟之后,在欲明欲暗的曙色中,一分区骑兵十五团分3路扑向东蛇山子村。曾敬烦亲自带领3个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夺取了村北面的山头。

一场激战又开始了。马刀闪闪,马蹄得得。马刀下敌人身首分家,马蹄下敌人粉身碎骨。还有更多的敌人,被挤进汹涌的辽河。

旭日东升,放射出瑰丽的霞光,照在刀尖和汗淋淋的马背上,棕黄色的辽河哗哗地流着,好象在唱一支雄壮的英雄赞歌。

蒙汉联军骑兵部队终于击退国民党新编骑兵第一军的进犯,有力地配合了主力部队攻打四平街的战斗,掩护了主力部队侧翼的安全。

1947年秋天,李彦令副政委带领一分区骑兵十五团之一部,先后两次袭击铁岭县西部双树子村之敌。    第一次,他们乘敌午睡之机,突然袭击了双树子村的地主武装,歼灭敌人30余名,缴获30余支枪。

国民党军新编第六军为了巩固占领区,在双树子村设立了据点,派出一个排兵力驻守,指挥地方2个保安中队和一个地主还乡团。910,地主还乡团凭借青纱帐为掩护,袭击了一分区骑兵十五团的一个小哨,造成10余人伤亡。李彦令副政委闻报后,亲自带领2个连追击前来偷袭的地主还乡团,一直赶到双树子村头也没有追上,方勒马后撤40里。

夜晚,秋风把青纱帐吹得沙沙作响。李彦令副政委想起白天被偷袭之事,心中十分气愤。

半夜,部队奉命悄悄集合起来。扬鞭向双树子奔袭。夜色掩护了部队的行动,他们偷偷地越过双树子村外的小河,绕到了国民党军防御力量薄弱的村东面。

拂晓,一分区骑兵十五团发起突然袭击,首先歼灭了2个保安中队和30多人的地主还乡团。当进攻到新六军排指挥所时,一度遭受了挫折,伤亡了10余人。李彦令副政委命令见习参谋李凤义带领通讯班加紧进攻,第三连将大院紧紧围住。通讯班很快就冲进了敌人大院,打开了大门,第3连突击排随即冲入大院,终于消灭了敌人。

1947年秋,一分区副政委黄永辉带领骑兵十五团和蒙骑师十四团于夜间向法库大孤家子运动。不料,那里住了国民党军一个蒙古骑兵旅。因为蒙骑十四团为前卫团,讲得是蒙古族语,敌人没有留意,蒙骑十四团就进入村内。当骑兵十五团进到村头时,发现村内驻有敌人,有的睡觉了,战士们遂将敌人的马匹牵走20多匹。这时,村内敌人发觉了,并与蒙骑十四团交战,蒙骑十四团马团长负伤,部队边打边撤。村头敌人见门口只有大车,马没有了,就惊慌地爬上大车。天亮后,才发现,一分区骑兵十五团的大车竟然坐着20多名敌人,结果,他们全部乖乖地当了俘虏。

19479月,一分区司令员赵东环奉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命令,带领蒙骑第一师和一分区骑兵十五团挺进北宁铁路线,阻击华北国民党军的增援,配合主力部队作战。部队由康平出发,经彰武过柳河,来到了离绕阳河铁路大桥约5华里的小镇上。清晨,驻守小镇的一个连保安队误以为骑兵十五团是国民党正规军队,赶忙列队欢迎。张庆诚副团长将计就计,同敌人假意周旋,第一连连长邢永胜乘机将敌人武装全部缴械。接着,骑兵十五团全歼了守卫绕阳河铁路大桥的敌军,将铁桥炸毁,切断了铁路运输线,然后挥兵直扑白旗堡。

白旗堡位于新民县城以西25公里,是北宁铁路线上国民党军控制的一个重要据点,绕阳河大桥则在白旗堡西5公里101清晨5,骑兵团的一个连奇袭了国民党白旗堡警察局。战士们冲进院内时,敌人还在睡大觉。黄局员企图举枪反抗,当场被我军击毙,其余13名警察乖乖地举手投降,缴获步枪30支、手枪6支。接着,我军向白旗堡火车站发起进攻。

当时,驻守火车站的是国民党交通警察大队,其前身为戴笠的特务武装,战斗力很强。他们依据钢筋混凝土的碉堡和交通壕阻击我骑兵部队,由于王家坟岗与火车站之间有200的开阔地,影响了骑兵团攻势展开,我军从王家坟岗向车站发起的3次冲锋都没成功。最后主动撤往黑山县半拉门方向。副团长张庆诚因脚伤留在新民。

骑兵团进入了黑山县芳山镇一带,阻击国民党军的进犯。他们且战且走,当撤到新立屯附近时,突然遭到敌人2架飞机的轮番俯冲扫射、轰炸,地面上的国民党军也同时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敌人一阵密集的炮火轰击,击中了骑兵十五团的指挥所,团长吴厚之负伤,团政委李彦令胸部负了重伤。骑兵团遂由赵东环司令员亲自指挥,配合第七纵队作战,李彦令被转送到洮南后方医院治疗。

在分区主力部队在外线配合主力作战之时,国民党军趁机侵占了康平县城。赵东环司令员于1116率领骑兵十五团返回康平县城以北,决定诱歼进占康平的敌新六军第一六九师第五五团。

19471117,一分区部队于横道子一线对前来进犯的国民党军发起反击,骑兵十五团向敌人的右侧翼进攻。

骑兵突入了敌人的炮兵阵地,杀得敌人鬼哭狼嚎、魂飞魄散,缴获了一部分武器,有力地支援了兄弟团解放康平县城。

11月下旬,骑兵十五团进入昌图县境活动,配合昌图县长白洁率领的县大队伏击了前来偷袭二十家子村的国民党昌图县警察大队,将二十家子村伪村长王树忠及清剿队全部俘虏,国民党昌图县长任福履等人狼狈逃窜。    1127,骑兵团副团长张庆诚带领一个连到昌图县城附近侦察情况,发现县城没有敌人防守,就趁势占领了县城,受到了东北民主联军总部的通报表扬。次日,国民党军大部队由南向四平增援,骑兵团经过阻击之后,撤出了昌图县城。

12月下旬,辽吉军区组成辽南挺进支队,任命一分区副政委曾敬烦为支队司令员,率领骑兵十五团、第十三团、西满独立团到辽()()()地区开辟新区。此时,上级派何郁亭来任骑兵十五团政委。

骑兵十五团为辽南挺进支队前卫,由康平经法库、新民,越过辽河,开辟进军道路。骑兵在雪地上向东南疾进,战士们个个稳坐在马鞍子上,十分威武雄壮。后边的步兵坐在大车上,沿着骑兵团前进的路线,在雪野中咯吱咯吱地行进着。

辽南挺进支队沿途发动群众,开仓济贫,消灭了保安队、降队数百人,枪毙了土匪头子小白龙

1231,北风呼啸,雪花飘扬,辽南挺进支队冒雪向辽中县满都户进发。当骑兵十五团进入村内后,就与敌设营人员遭遇。副团长张庆诚误认为是保安队,遂占领村北端,捕获国民党军数10人,缴获冲锋30余支。半小时后,国民党军主力部队赶到,向骑兵团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双方各自抢占有利地形,坚守阵地。不久,第13团从后面赶上来增援,投入了战斗,敌人退守村东南角,双方形成对峙局面。曾敬烦副政委亲自到骑兵团指挥战斗,双方激战了一天,各自都有较大的伤亡。天黑后,双方各自撤出了战斗。满都户战斗中,曾敬烦副政委始终在第一线指挥作战,身上3处负伤。曾敬烦副政委要到后方养伤去了,大家都来送行。骑兵团副团长张庆诚十分敬重这位敢打敢拼的老红军,他从打土豪没收的物资中挑了一张虎皮褥子,默默无言地垫在运送曾敬烦的板车上,充分表达了战友间深厚的阶级感情。

19481月,骑兵十五团奉命进入黑山地区开辟工作,掩护地方干部发动群众。副团长张庆诚带领骑兵4个连住在黑山县姜家屯,并兼任了地方工委副书记,负责征兵、扩大部队。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1/3/16 8:57:59  IP: 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第四野战军网bbs


Script Execution Time:3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