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野战军第一门户网站

论坛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信息搜索
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军史
我和信泉——俞惠如回忆录(选录)6
2020/6/17>
分享到:
>
 

我和信泉——俞惠如回忆录(选录)6
                   ——俞惠如著    吴淮阳执笔

 

    1947年时,部队生活很困难,三顿饭都是煮高梁米儿加黄豆,没有菜。纵队有特供,照顾纵队首长,但信泉不开小灶。他因战事频繁,高度紧张,经常犯头痛病和眼疾,吃饭很少,瘦得皮包骨头。我看着心痛,在齐齐哈尔设法买到一点人参,到前方去看他时,煮水给他喝。他非让我喝,他说:“你要工作又要照顾孩子,太辛苦,应该补补身子”。我只好假装生气,站到门外去不理他,他没办法,只好喝了。没想到警卫员将这件事传了出去,不少人都知道了。刘震司令员最爱开玩笑,他问我:“俞惠如,你们那个人参水怎么个喝法?”我说:“他你好福气呦,你找到俞惠如这个婆娘是你有福了。”信泉笑笑说:“都一样嘛”。
    那时,两个孩子也跟大人一起吃大锅饭,瘦得跟小猴子似的。在齐齐哈尔时,后勤部给部队做干粮,在留守处的院 子里架起一口大锅,用面粉做成指头肚大的小面球,放上沙子炒。皖湘和淮阳还能记得那口大锅和那只大狼狗。皖湘说:“我特想吃,想去偷,但有一只大狼狗看着,不敢去。晚上还想着那小豆子干粮,睡不着,马夫老窦就用手从墙上一扣,扣出一颗来,给我和淮阳吃,太少了,吃也吃不够。”离齐齐哈尔十几里路有个叫葫芦头的地方,是个江叉子,里面有小鱼,七、八分钱一斤。留守处有辆马车,有时我和李玲(刘震的爱人)、陈绥圻(吴法宪的爱人)、王涛(冯志湘的爱人)、刘挽澜(钟伟的爱人)、左瑾(王良太的爱人)坐马车去买鱼。我将鱼加盐煮好后,给两个孩子吃,又把鱼腌成咸鱼,晒个半干,用蒲包包上,送到前方给信泉吃,我还晒了萝卜干,也往前方送。陈绥圻看到后说:“老俞的生活经验真不少啊!”作为母亲和妻子,我真想能让孩子和丈夫吃得好一点,身体健康,但是在那艰苦的岁月里,我实在难以做到。
    1947年11月10日,我在齐齐哈尔生下三儿子皖平。当时,信泉从前方给我写了一封长信,信里说:“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你又生下了我们的第5个孩子,而我又没有时间照顾你,我感到很对不起你。希望你看在我的面子上,照顾好孩子。等到胜利时我不死,我会加倍偿还的。”我看信后哭了,左瑾进来也看了这封信,她劝我时,她也流泪了。后来,信泉抽出几天时间来看我,那时,他有两个警卫员,他回部队时,我叮嘱他们一定要保护好首长,信泉说:“留下一个,我要那么多人干什么?”我说:“谁重要?你在前方打仗,是冒着生命危险,我在后方再忙再累,也不能和前方比。”最后,我还是把他们一起送走了。
    记得那天,我让老李看着刚满月的皖平,带着皖湘和淮阳去火车站送信泉。天阴沉沉的,飘着小雪,我的心也像这天一样沉掂掂的。信泉一手抱着皖湘,一手抱着淮阳,火车鸣笛了,他该上火车了,两个孩子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哭了起来,不肯松手。孩子一哭,我心里更加难受。待火车开走,我回到家里,望着空荡荡的屋子,心里也空荡荡的。这时,皖湘还在哭,哭得我揪心,那时我23岁,毕竟年轻,我顺手打了他一巴掌,即刻五个手指头印印在儿子红通通的脸上。我立刻后悔了,心痛地将孩子抱上了。我日夜守护着两个孩子,真累、真难呐。今天回忆起那七年时间里的一次次离别,一次次送行的两地生活,这心里还是苦苦的。
    我打了皖湘的一巴掌就像打在了我的心上,孩子是母亲身上的一块肉,真是一点不假。这是我第一次打孩子,也是最后一次,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打过孩子。我的同事和战友们对孩子的管教都是非常严格的,但在管教方式上,各家的家法都不一样。我听洪学智的爱人张文大姐说,她打孩子打出了名,多次被支部书记要求在党小组会上做检讨,可我就是下不了手。有时候,男 孩子太调皮或惹了祸,信泉气不过,打孩子,用巴掌、鸡毛掸子、棍子打屁股。他如果打重了,我会生气,他打过之后,我还是心痛。我告诉孩子们,挨打的时候要跑,跑就打不着了,不要肉头傻站着挨打。我对小孩子的处罚是罚站,对再调皮不过的孩子,我也是用手指头戳一下脑门子。我的孩子们都记得他们小时候被罚站的情景。在齐齐哈尔时,淮阳已经三岁多,她记得的第一次罚站是因为一个罐头。晚饭时,除打来的大锅饭之外,小饭桌上摆了一听打开的罐头,是信泉从前方带回来的战利品。她和皖湘没等大人来,就吃了起来,我认为这是不懂规矩的表现,就罚他俩面壁站了。淮阳说那罐头“太好吃了”,她牢牢地记住了它的味道。40年后,1987 年,她从英国回来,兴冲冲地告诉我她终于发现了这个“太好吃”的罐头,原来它是英美传统风味的“猪肉黄豆”罐头,还带了一听让我尝尝。
    1992年夏天,二女儿淮阳陪我去东北看望老战友。在大连时,我看望了王良太的爱人左瑾。我们一起回忆在东北的那三年一同生活、战斗的日子,感到非常亲切。那时,信泉任第2纵队副司令员,王良太任5师副师长兼参谋长,后调任第2纵队副参谋长。为了写信泉的书,借此机会,淮阳采访了左瑾,她向淮阳讲了信泉在解放战争中的几件事,从中可以看到信泉军政兼备的素质和令人敬佩的为人品质,我把它记在这里。

 

注:以上资料由吴信泉家属提供,第四野战军第一门户网站对此表示特别谢意。

 

支  持
踩一下
 ↓相关留言 更多..
*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
关闭本页
     四野日志        更多..
· 1948年9月
· 1948年9月30日
· 1948年9月29日
· 1948年9月28日
· 1948年9月27日
· 1948年9月26日
· 1948年9月25日
· 1948年9月24日
· 1948年9月23日
· 1948年9月22日
 
     热点信息
· 林彪诞辰100周年纪念会—..
·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历任..
· 黄永胜上将诞辰一百周年纪念
· 第四野战军兼中南军区(19..
·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王牌师—..
·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王牌师—..
· 59年林总检阅部队
· 1955年首次授衔时的统计..
· 辽沈战役作战地图
· 东北民主联军(1947年7..
 
     热门图片
林彪和战友们(二)
林彪和战友们(二)
中国女兵风采
中国女兵风采
韩先楚和夫人刘芷
韩先楚和夫人刘芷
 

升降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招聘信息
第四野战军网官方Q号:892681712   四野子弟群号:106955610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粤ICP备14038571号  Copyright© 1999-2020 4yjd.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由曾晓凌资深律师提供免费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