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野战军第一门户网站

论坛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信息搜索
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军史
我和信泉——俞惠如回忆录(选录)9
2020/6/21>
分享到:
>
 

我和信泉——俞惠如回忆录(选录)9
                   ——俞惠如著    吴淮阳执笔

 

    在南下途中,发生了一件有惊无险的事情。在解放战争中,有一种流行的说法,说蒋介石是我们解放军的“运输大队长”。那时,解放军常常一个连、一个营、一个团,甚至一个师、一个军地歼灭国民党军队,因此,国民党军队优良的美式装备迅速地装备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们开始有了吉普车。对这个一踩油门就跑的东西,大家很是喜爱,信泉和刘震都成了“汽车迷”。连我的大儿子皖湘也是个小“汽车迷”。有一次,他和淮阳两个人爬上一辆大卡车,他用一根铁丝将汽车发动起来开走了,吓得警卫员追上去,将车熄了火。我怕坐信泉开的车,担心他撞人,或翻车。记得打下天津后,有一次他开车,拉我和重阳、皖湘、淮阳三个孩子进城。路上,有一个人不让路,任他怎么鸣喇叭,那人就是不避,气得他跳下来要和人家理论。战争年代里,这些带兵打仗的人脾气都大,信泉还算是好脾气呢,那是战争年代特殊环境造成的。劝他们不开车难,但有一件事,使他们自觉地停止开车了。1949年 8月,部队南下至湘西。这里是山区,道路盘山而上,峰回路转,十分险要。一天,刘震开车,司机坐在旁边,信泉、李雪三等坐在后排。在上山爬坡时,车子突然熄火下滑。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路旁一块巨石挡住了下滑的汽车。大家下车来一看,只见车下是百丈悬崖,不禁吓出一身冷汗。此后,不仅刘震,连信泉也再未摸过方向盘。不知谁还编了一段顺口溜:“刘军长技术高,开车上山往后跑,不是石头大哥保,百丈崖下全报销。”
    部队南下到汉口市,39军军部留守处设在了汉口。我带着六个孩子留在汉口。1949年 10月 1日,毛主席在北京天安门上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这标志着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中国人民百年来前仆后继的革命斗争终于取得了彻底的胜利,我们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战争结束了,和平到来了,全国人民无不为之欢欣鼓舞,我们留守处举行了升旗仪式,同志们高兴的心情好几天才平静下来。
    这年冬天,经组织批准,信泉和我带着警卫员梁映山和二女儿淮阳一起回家探望父母。军党委批给200万元(相当于人民币 200元)回家旅费,因家乡解放不久,有土匪,带了一个半班,坐两台汽车。带了800斤粮食,200斤盐,8条被子,4件毛衣。我们从汉口出发,先到湖南省平江县长寿街楼下屋信泉家。信泉离开家已经19 年,19年的艰难困苦和枪林弹雨终于闯过来了,盼到了革命胜利,全国解放,走上回家的路,信泉心里非常激动,他说“象做梦一样”。他一路上都在想着他的父亲,想象着父子相见的喜悦情景。但是,进家门时,走出来的是他跛腿的哥哥吴甘泉,哥哥告诉他父亲早已经去世。信泉曾对我讲过他的家事:因为哥哥自小患小儿麻痹症成了跛子,所以信泉从 9岁起跟着父亲学种田,13岁就和父亲一起挑起养家的重担。他终日和父亲在一起,日出而做,日落而归,所以父亲格外疼爱他。1930年 6月的一天夜里,挨户团来信泉家抓人,他翻墙跳出来参加了红军。8月中旬,红3军团攻克长沙,在长寿街休整,父亲得到消息后到部队看儿子。父亲支持儿子参加红军,为穷人打天下,但又舍不得儿子,禁不住流下泪来,信泉也流着泪说“到胜利的那一天,我就回来看您。”。进屋坐下来后,甘泉对我们说:“父亲从长寿街回家后,挨户团得知了消息,将父亲抓走,严刑拷打,逼问信泉在哪里,逼他去把信泉叫回来。父亲被折磨的得了精神病,常常在街上游走,呼唤着信泉的名字。终于有一天,他吃饭时,将瓷碗一起吃下肚,扎破胃肠而死。”听后,我们非常难过。我和信泉给他的父母亲上坟,在父亲的坟前,信泉流泪了,这是我跟他结婚以来第一次见他流泪。我们在信泉家住了九天,来的人很多,每天都有二三十人吃饭,走时还余下三百余斤粮食,留在了家中。被子、毛衣分别分给了哥哥吴甘泉、妹妹吴石屏和亲友们。
    离开信泉家后,我们又一起回到安徽省五河县我的家乡。我离开家也已经九年了,一路所见,战乱和灾荒使家乡更残破、更贫穷了。母亲见了我,高兴得直流眼泪,我也哭了。我的父亲患水肿病,1947年去世了,他在生病的日子里不断地叨念着我,说:“见不到小九子了。”我为没有能尽孝他老人家而难过、愧疚,我和信泉给我的父亲上了坟。我妹妹惠娥和四姐惠英的大女儿俞敏和母亲同住,惠娥上中学,俞敏已经11岁了,还没有上学。家中没有生活来源,全靠从教堂里取些针线活来做,换取些黄豆和花生,三姐家开间小粮房,救济些钱给母亲。我走时给母亲留了一点钱,此后我间断给母亲寄些生活费和供俞敏上学。1955年,部队改薪金制后,我按月给母亲寄去20元钱,后来增加到30元。
    在东北时,东北野战军办了一所小学,叫做“东北野战军子弟小学”,后改名为“第四野战军子弟小学”。罗荣桓元帅的夫人林月琴大姐担任校长,还有一所幼儿园。1949年初在天津时,我把重阳、皖湘送去上学。学校是住校,孩子住在学校,在生活上比跟着我要好得多,统一发衣服,还有牛奶喝。但是,孩子还是恋家,尤其是皖湘,每次送去都抱着我的腿哭个不停,孩子一哭,我也忍不住掉眼泪。1949年6月,39军留守处南下到汉口,学校也迂到汉口,改名为“中南军区子弟小学”,我又把重阳和皖湘送去上学。学校规定,孩子送进去就不许随便接,除非有特殊情况,比如父母亲从前方回来,孩子才能接出来。信泉回来休息,我把他俩接回来住几天。回来高高兴兴,送回去就难了。重阳好一点,皖湘坐在一把椅子上,两只小手死死地抓住椅子扶手,大人也掰不开他的手,没有办法,只好将他连同椅子一起装上吉普车,坐着车骝睡着了,抱下车,交给老师。淮阳五岁了,苏宣快四岁了,我把他俩送去幼儿园。孩子是哭着走的,我不放心,就去偷偷看看。苏宣很好,吃饭,睡觉,和小朋友玩,都很正常,淮阳就不行了,一连三天,她都不和小朋友玩,一个人坐在台阶上,手捧着下巴流眼泪,没有办法,就退了园,把她接回家。为此,林月琴大姐还批评了我。

 

注:以上资料由吴信泉家属提供,第四野战军第一门户网站对此表示特别谢意。

 

支  持
踩一下
 ↓相关留言 更多..
*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
关闭本页
     四野日志        更多..
· 1948年9月
· 1948年9月30日
· 1948年9月29日
· 1948年9月28日
· 1948年9月27日
· 1948年9月26日
· 1948年9月25日
· 1948年9月24日
· 1948年9月23日
· 1948年9月22日
 
     热点信息
· 林彪诞辰100周年纪念会—..
·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历任..
· 黄永胜上将诞辰一百周年纪念
· 第四野战军兼中南军区(19..
·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王牌师—..
·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王牌师—..
· 59年林总检阅部队
· 1955年首次授衔时的统计..
· 辽沈战役作战地图
· 东北民主联军(1947年7..
 
     热门图片
林彪和战友们(二)
林彪和战友们(二)
中国女兵风采
中国女兵风采
韩先楚和夫人刘芷
韩先楚和夫人刘芷
 

升降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招聘信息
第四野战军网官方Q号:892681712   四野子弟群号:106955610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粤ICP备14038571号  Copyright© 1999-2020 4yjd.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由曾晓凌资深律师提供免费法律咨询